<big id="91bd7"></big>
<p id="91bd7"><pre id="91bd7"></pre></p>

    <noframes id="91bd7"><pre id="91bd7"><ruby id="91bd7"></ruby></pre>
      <noframes id="91bd7">

              宋克杰:古典詩詞勝似好風送我上青云

              信息來源: 《企業與企業家》 責任編輯:宋克杰 2016-04-12 18:27

              古典詩詞勝似好風送我上青云

              ──“武漢大學企業決策者高級研修班”《古典詩詞與當代企業人才素養》課后感悟

              《企業與企業家》雜志總編  宋克杰

              2016年3月19-20日,正值百年武漢大學春色滿園,櫻花怒放之時,由湖北省企業聯合會與武漢大學聯合開辦的“武漢大學企業決策者高級研修班”,特意邀請武漢大學博導李敬一教授開講《古典詩詞與當代企業人才素養》課。作為此次高級研修班的組織者之一的我,與百余名企業家學員一起,一邊跟隨李敬一教授搖頭晃腦的吟誦經典古詩詞,一邊興致勃勃的觀賞秀美鮮櫻花,真是別具一番情趣。

              李敬一教授是我國著名的詩詞研究專家,曾先后在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和北京電視臺《中華文明大講堂》主講過古典詩詞系列專題,被譽為武漢大學“四大名嘴之一”。在課堂上,李敬一教授激情澎湃,長歌短吟。從唐代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松鸁o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講到南宋無名尼的《梅花》“近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遍嶺頭云。歸來笑拈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從“初唐詩的華美、盛唐詩的壯美、中唐詩的精美和晚唐詩的凄美”,講到“南唐詞、北宋詞和南宋詞的豪放、婉約與悲凄”。整整兩天,李敬一教授帶領我們在瑰麗浪漫古典詩詞的海洋中徜徉,引導我們向雄偉恢宏傳統文化的峻嶺攀登,既豐富了我們的古詩詞知識,又陶冶了我們的正能量情操,的確受益匪淺,感悟良多。


              感悟之一:古典詩詞是中華民族精神的文化基因

              習近平總書記于2014年10月在北京師范大學考察時指出,他很不贊成把古代經典詩詞和散文從課本中去掉,他認為應該把這些經典從小就嵌在學生們的腦子里,使之成為終生的民族文化基因。毋庸置疑,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指示高屋建瓴,寓意深遠。然而,為何將古代經典詩詞和散文上升到“基因”高度的問題,我們還有些是懂非懂。課堂上,李敬一教授引用了大量的經典古詩古詞,深入淺出解惑釋疑,聲情并茂指點迷津,幫助我們進一步加深了對習近平總書記這一指示的認識。

              大家都知道,民族精神是一個民族在長期發展過程中,所孕育形成的富有生命力的優秀思想、高尚品格和堅定志向的集中體現,是一個民族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重要支撐。中華民族精神始終是維系中華各族人民共同生活的精神紐帶,是支撐中華民族生存、發展的精神支柱,是中華民族之魂。而中國人自古以來既重視詩歌的審美價值,更注重詩歌的社會功能,形成了“言志”與“載道”的優秀傳統。因此,中華民族精神是包括古典詩詞和古文在內的民族文化傳統不斷積淀和升華的產物。比如,民族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即對鄉土、國家執著的熱愛,這在古典詩詞和古文等傳統文化中都有特殊的充分的反映。中華民族正是在諸如曹植的“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杜甫的“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陸游的“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林則徐的“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等愛國情懷和思想的浸潤下,涌現出了眾多民族英雄,創造出了無數驚天地泣鬼神的愛國主義業績。所以,以愛國主義、民本主義為主旋律的古典詩詞,不僅是炎黃子孫的心靈史,也是中華民族精神的發展史;不僅是傳習中華民族精神的文化基因,也是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文化基因。

              感悟之二:古典詩詞是最具中國特色的優秀文化

              據史料記載,中國詩歌源遠流長,擁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早在周代就產生了以四言為主的詩歌體式,留下詩歌總集《詩經》,貴族交際和使臣應對也每借《詩》來表達,以至孔子有“不學詩,無以言”的感慨。文學史上第一位偉大作家屈原,以他的杰作《離騷》為代表的《楚辭》與《詩經》,共同構成中國古典詩歌的偉大傳統;唐代有2000多名詩人留下的詩歌,經近年學界仔細清理,有4.7萬首之多(李敬一教授說有五萬多首);而前后不到100年的元朝,剛編成的《全元詩》竟收錄14萬首作品;清詩數量更是無法估量,現存1萬多名作者的4萬多部別集,加上上千種總集,最保守的估計也有幾百萬首。許多典故、逸事都表明,華夏民族是一個熱愛詩歌的民族,中國是一個詩歌的國度,并自古以來就有詩教傳統。古典詩詞內涵豐富,幾乎涉及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科技等中國人社會生活的所有方面,一部古典詩詞的歷史就是一部中國人的歷史。據此,如果把中國的經濟社會稱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話,那么中國的古典詩詞就是最具中國特色的優秀傳統文化;古典詩詞是一個巨大的寶庫,是先賢留給我們的無比豐富的精神財富。如果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話,古詩古詞便是“金池銀池”;古典詩詞是中華民族的一張精美名片,也是中華民族的一塊金字招牌。不僅許多普通的外國友人對中國的古典詩詞興趣濃厚,連不少發達國家的政要與中國交往時,也都要“秀”中國古詩古詞古文作為見面禮。據李敬一教授舉例:尼克松:“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毛主席詞《滿江紅》)”、里根:“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唐詩)”、老布什:“輕舟已過萬重山(唐詩)”、奧巴馬:“溫故而知新(《論語》)”,等等。

              悟之三:古典詩詞是培育現代文明的生動教材

              過去,有些人認為古典詩詞離現代太遙遠,與我們的生活關聯不大。課堂上,李敬一教授引經據典,證明古典詩詞不僅與現代人近在咫尺,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而且是培育現代文明的生動歷史教材。首先,古典詩詞中蘊藏著深刻的哲理和豐富的科普知識。如唐代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松鸁o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闡述了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人生有限而宇宙無窮。其次,古典詩詞已經滲透進我們的社會生活,成為重要的時尚元素之一。無論旅游或外出、無論逢年過節或探親訪友,都會情不自禁的吟誦或書寫出“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等詩句,古典詩詞已經成為中國人經典的情感表達方式。無論是在微信、微博,還是在各大網站上,以及報刊雜志、電影電視,古典詩詞的身影處處可見。例如新聞報道,就不乏以古典詩詞作標題的范例。連我這樣吃過幾年軍糧的赳赳武夫,也常在撰寫的報告或文章中,故弄風雅的以古典詩詞命題。比如此次高級研修班的同學、武漢九生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鄒遠東,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任職央企三九企業集團時,響應黨中央“優勢企業兼并困難企業”的戰略部署,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里,鄒遠東通過考察先后兼并了以湖北為重點的中南五省二市國有企業55家,資產達70多億。鄒遠東為這些企業注入了先進的企業機制和企業精神,盤活了一個個瀕臨破產的國企。面對亞洲金融風暴,為了確保這些國有企業能有更好的發展,鄒遠東又四處奔波考察,選擇國內行業龍頭,耐心地做工作,將一個個優質企業“嫁”了出去,使這些國有企業烏鴉變鳳凰。為了宣傳鄒遠東這種道是無情卻有情的企業家精神,我寫了一篇題為《兼并劃轉總關情》的文章,被新華社等多家媒體轉載。這篇文章的標題就是借用鄭板橋《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一詩中的“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更重要的是,古典詩詞自有理萬千,教化我們立身立世,規范我們道德品行。例如,屈原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曹操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王之渙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李白的“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钡确从硞鹘y知識分子向往理想人格、追求大丈夫浩然之氣的名言佳句,一直激勵著我們發揚積極進取、奮發圖強的精神。再如,中唐時期劉叉《姚秀才愛予小劍因贈》中“一條古時水,向我手心流。臨行瀉贈君,勿薄細碎仇”的詩句,大意是我把寶劍(“一條古時水”)贈給你,希望你帶著寶劍走天下,保家衛國,千萬不要拿著寶劍,為了小恩小怨,就和人刀光相見,告誡我們“小不忍則亂大謀”。綜上所述,經典古詩古詞無論對當前構建和諧社會,還是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都具有很大的現實意義,都發揮著正能量作用。

              感悟之四:古典詩詞是中國當代人才必備的重要素養

              我國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歷來對古詩古詞古文情有獨鐘,對古詩古詞古文不僅熱衷學習鉆研,作詩賦詞,而且注重學以致用,付諸實踐。

              在老一輩黨和國家領導人中,對古詩古詞古文學用結合的突出代表,非毛澤東主席莫屬。毛澤東主席不僅是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而且是杰出的書法家、詩詞作家。據毛澤東詩詞研究專家查證,毛澤東主席生前作詩賦詞150余首。據說,毛澤東主席四五歲時就開始學寫詩詞。13歲那年,因違反校規,老師為懲罰他,出題作詩《贊井》。毛澤東沿井轉了兩圈,就口占出一首五言詩:天井四四方,周圍是高墻。清清見卵石,小魚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遠養不長。毛澤東主席這150余首詩詞,首首佳作,句句珠璣,其代表作《沁園春?雪》更是不同凡響。這首詞畫面雄偉壯闊而又妖嬈美好,意境壯美雄渾,氣勢磅礴,感情奔放,胸懷豪邁,堪稱千古絕唱。毛澤東主席也是對古詩古詞古文學以致用的典范。在戰爭年代,毛澤東主席運用古詩古詞古文排兵布陣,決勝沙場;在建設時期,毛澤東主席運用古詩古詞古文運籌帷幄,指點江山。比如,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在中國面臨三年自然災害,以及反帝、反修激烈斗爭的“高天滾滾寒流急”的嚴峻形勢下,毛澤東主席據南宋詩人陸游詠梅詞,反其意而用之,寫出與陸游所寫《卜算子?詠梅》大相徑庭的《卜算子?詠梅》: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在這首詞中,毛澤東主席以隆冬里盛開的梅花勉勵自己,勸慰他人,應向梅花學習,在如此險峻的情況下,勇敢地迎接挑戰、積極進取、永不屈服。

              在新時代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中,對古詩古詞古文學用結合的佼佼者要數習近平總書記。據媒體報道,習近平總書記從小就喜好吟詩賦詞,從政后,更是作詩填詞不斷。2014年3月18日,《河南日報》在頭版報眼位置刊登了一首習近平的舊作《念奴嬌?追思焦裕祿》。這首詞原載于1990年7月16日《福州晚報》一版顯要位置,習近平當時剛剛履職福州市委書記兩三個月?!盎觑w萬里,盼歸來,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誰不愛好官?把淚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氣!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膽長如洗。路漫漫其修遠矣,兩袖清風來去。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綠我涓滴,會它千傾澄碧?!边@首感情真摯的舊作,可以說是習近平對焦裕祿精神的真切表達。據新華視點微博報道,他在蘭考考察時,還親自朗誦了這首追思焦裕祿的詞,表示“我是有感而發,直抒胸臆”。習近平公開發表的詩詞不止此一首,《福州晚報》前值班副總編回憶,除這首詞外,習近平在履職福州市委書記期間,還曾在《福州晚報》上發表過七律詩等。習近平總書記在運用古詩古詞古文治國理政時,更是融會貫通,揮灑自如。如,2012年2月14日,習近平和美國副總統拜登在共同出席中美企業家座談會時的講話中,希望企業家們“不畏浮云遮望眼”,就是取自王安石的《登飛來峰》;又如,2012年11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復興之路》大型展覽時的講話中,指出的中華民族的明天,可以說是“長風破浪會有時”,就是取自李白的《行路難》,等等。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的講話所引用的不同經典古語和名言,充分展現出他獨特的語言風格和人格魅力。

              上述黨和國家領導人對古詩古詞古文的重視程度,充分說明古詩古詞古文是中國當代人才必備的重要素養。作為新時代的企業家,應向黨和國家領導人看齊,象他們運用古詩古詞古文治國理政那樣,運用古詩古詞古文治企理財,傳承古詩古詞古文等祖國優秀傳統文化,發揚民族精神,豐富文學內涵,以此提高經營管理能力,促進企業做大做強做優,更好地服務人民,更多地回報社會。

               

               武漢大學盛開的櫻花


              宋克杰在武漢大學品古典詩詞,賞秀美櫻花

              宋克杰簡介

              宋克杰(筆名:刻捷、頌公),男,湖北省天門市人,中共黨員,教授級高級編審。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集團軍第三師政治部負責人,是聞名全軍的培養軍地兩用人才改革的發起者、組織者、推廣者之一,為此,多次立功受獎。解甲轉業地方后,先后盤活或創辦了三家經濟類期刊,并先后擔任過這三家經濟類期刊的主要負責人及終審,現任國家工信部全國中心城市經濟運行工作期刊《企業與企業家》雜志總編輯及終審。截止2015年底,共撰寫文章300余篇,并先后出版過《沉與浮》、《企業深化改革的理論與實踐》、《翻越界嶺》、《從企業老總到科學家》、《酶法多肽之父傳奇》等九部著作,其作品多次獲國家級獎項。

              ? 白丝?大量?喷水,国产亚洲精品无码青草,亚洲岛国AV一区二区三区

              <big id="91bd7"></big>
              <p id="91bd7"><pre id="91bd7"></pre></p>

                <noframes id="91bd7"><pre id="91bd7"><ruby id="91bd7"></ruby></pre>
                  <noframes id="91b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