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uuusu"><noscript id="uuusu"></noscript></bdo>
  • <bdo id="uuusu"><center id="uuusu"></center></bdo>

    賀龍打假

    信息來源: 《企業與企業家》 責任編輯:宋克杰 2015-03-29 21:51

    賀龍與毛澤東

    賀龍視察我國某飛機生產車間

    賀龍與將帥們一起研究工作


        1959年9月,賀龍當選為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1960年1月,賀龍又被任命為中共中央軍委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他上任不久,在國防工業系統各企事業單位負責干部的會議上,鄭重地申明:“黨要我管,我就要真管。我管國防工業,不能只掛牌子,不做實際工作、我要扎扎實實地把工作抓起來?!?br/>

    當時,正值“大躍進”時期,經濟建設中急于求成的“左”的指導思想不可避免地影響到國防工業領域?!肮伯a風”、“浮夸風”、瞎指揮風等給國防工業產品的生產造成了嚴重惡果。賀龍投入巨大的精力,以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膽略和氣魄,努力糾正國防工業領域的歪風邪氣,最大限度地減少了國家財產的損失。
      一塊大玻璃劈頭落下
      1960年3月17日上午,賀龍、聶榮臻、羅瑞卿等來到位于成都市郊的飛機制造廠視察。賀龍早就聽說該廠的口號是:“一年建成,第二年飛機上天?!遍啔v豐富的他,對這類口號頗有懷疑。當該廠黨委書記夾著厚厚的一疊文件走進會議室,準備匯報時,賀龍先問道:“你拿這么多資料來干什么?是不是要匯報?”
      “是的?!秉h委書記答道。
      “先不用了,看看再說?!?br/>  說罷,賀龍抬頭把這間會議室上下左右掃視了一遍。他無意中發現墻壁沒有抹面,露出很大的磚縫,就用手杖輕輕地敲了敲,又輕輕地捅了一下。他本想聽聽聲音,以判斷墻壁牢固程度。不料,竟把一塊磚捅出墻外半截,而且還旋轉了90多度!他驚奇地問:“嗯?怎么搞的?”總工程師回答說:“這是建廠時,為了‘多快好省’,用空心磚砌的空心墻,又沒有填土,砂灰粘接不牢造成的?!?br/>  “這么簡陋的房子,我看不是‘多快好省’,而是‘少慢差費’!”賀龍毫不留情地批評道。
      工廠負責人陪同賀龍一行來到了飛機總裝配車間。這座廠房的跨度有30米,設計和施工都非常粗糙,立柱和橫梁很細,看上去岌岌可危。賀龍忍不住問道:“這么大的跨度,柱子和梁又這么細,會不會垮下來?”
      總工程師說:“設計的人說有安全系數?!?br/>  賀龍問:“你能保證不垮嗎?”
      總工程師怔了一下,欲言又止。黨委書記連忙解釋:“他是總工程師,是管生產的,不管基建?!?br/>  賀龍說:“那好。你既然是管生產的,我就問你,這樣的廠房能生產飛機嗎?”
      總工程師說:“不能。建廠過程中出現了很大問題,也有過不少爭論。我們也提過意見,但上級沒有采納?!?br/>  賀龍追問:“哪個上級?”“機械工業部、航空工業部管理局和基建設計院,都是我們的上級?!?br/>  賀龍說:“你們向中央反映過沒有?建筑質量這么差,你們有意見,上級不采納,你們可以向中央反映嘛?!?br/>  工廠領導人回答:“沒有?!?br/>  賀龍說:“建設國防工廠,要保證工程質量,這是百年大計。你們廠搞成這個樣子,不能生產,這是對黨、對人民的事業不負責任的行為,這怎么行!”他對工廠領導人說:“你們馬上整理一個材料,我拿著‘通天去’?!彼咽终瘸炜罩噶酥?,又問:“你們去年上天的新飛機在哪里?我要看看?!?br/>  “新飛機連影子還沒有吶!”總工程師說。
      賀龍沉默了。
      第二天上午,賀龍率領一行人來到成都航空發動機廠,這次,他連接待室也不進了,徑直朝車間走去。
      廠黨委書記一邊快步趕上,一邊介紹說:“這個廠是在‘大躍進’的1958年10月18日動工的。上級提的口號是‘一個錢頂兩個錢用’,‘一百天建成工廠’,要全面鋪開,快速施工,就地取材,因陋就簡;還要邊施工,邊試制,邊生產。到現在,已經過去了17個月,但主廠房僅僅建成了外殼,內部還沒有安裝。輔助系統也只有工具、木工車間投產?!?br/>  賀龍放慢了腳步,認真地聽著。
      廠黨委書記繼續說:“所有的廠房,設計標準都低,屋架跨度大,橫梁小,立柱細,承受力量過大。廠房全部采用木屋面、木望板、木檁條、木框天窗和木制大側窗,就連鑄、鍛和熱處理高溫車間也是木結構,隨時都有起火的危險。車間的地坪過薄,而且把原設計的水泥地面改成了瀝青地面。機器一開,地面就震動、下陷,不能保證加工精度。因為存在這些問題,我們現在已經不是‘三邊’,而是‘六邊’了?!?br/>  賀龍停住腳步問:“什么‘六邊’?
      廠黨委書記說:“就是邊施工、邊返工、邊開工、邊停工、邊建設、邊加固?!?br/>  賀龍輕輕地“哦”了一聲說:“還是到車間看看去吧?!?br/>  他經過每一座廠房,見到磚墻,都用手杖或拳頭敲敲,聽聽聲音。從房頂、房梁、房檐到柱子、橫梁、地面,他無不仔細地察看一番。
      賀龍來到3號車間,看見有一扇大型水平折頁玻璃窗開著,就問:“天氣還涼,為什么不關上?”說著,用手杖把窗子輕輕一推,準備關上。突然,一塊近1平方米的玻璃劈頭掉落下來。賀龍急忙向后退了一步,那塊玻璃嘩的一聲,在他的腳前摔得粉碎,把在場的人們驚呆了。
      賀龍面帶怒容地問:“這么差的質量,怎么行呢!這樣的廠房能生產發動機嗎?工人的安全有保障嗎?”
      回到會議室,一落座,賀龍就用手杖不停地戳著地板,連聲音也有些顫抖了:“造飛機廠的錢,是六億人民勒緊褲帶省下來的!反工廠建得這么糟,簡直是犯罪!設備還沒有完全搬進來,房子就快塌了!你們對得起老百姓嗎?!”
      賀龍的手杖戳得地板“咚咚”響,幾乎震動了整座辦公樓。廠長看到賀龍這樣嚴厲,不得不說實話:“賀老總,我們給建筑設計院提過意見,他們也沒有辦法,因為上面讓他們‘一個錢頂兩個錢用’,所以設計時就把一根立柱變成了兩根樣子?!觳才げ贿^大腿’,我們提意見不管用,爭不過來?!?br/>  賀龍問:“那你們為什么不堅持原則?為什么不直接向中央匯報?”
      廠長答:“我們向主管部門匯報過,但只同意我們維修,不準重建。說如果重建,就是否定大躍進的成果。其實,維修比重建還費錢?!?br/>  賀龍說:“你們寫個報告,把什么時候向誰匯報過,都寫清楚。我傾向推倒重建。我回北京請建委專家來,在技術上再作一次檢查。推不推倒,最后由技術部門定?!?br/>  總參謀長羅瑞卿成都坐鎮
      3月25日,賀龍一行返回北京,26日,他就到周恩來總理那里,詳盡地匯報了視察中發現的問題,兩人一直談到入夜時分?;氐睫k公室,他又和國務院副總理李富春通電話交談了許久。放下電話,他寫了一封信,附上成都兩家飛機廠的材料,作為急件送給了李富春。李富春看后,立即在這份材料上作了批示。
      4月1日,賀龍召集機械工業部負責同志開會,研究落實李富春副總理的批示精神,決定由國家計劃委員會、國家基本建設委員會,第一機械工業部和建筑工程部派人組成聯合檢查組,立即赴成都進行實地檢查。
      檢查組寫出了《關于成都兩廠質量問題的檢查報告》,由賀龍轉呈中共中央。中共中央批示說:“凡質量不好的,影響安全和生產的工程,從速采取措施,予以解決?!?br/>  其時,“一個錢頂兩個錢用”的口號,已經在國防工業系統廣為流傳,工程質量差的現象較為普遍。5月11日,賀龍召開國防工業系統基本建設電話會議,就工程速度和質量的關系問題,作了長篇講話,他說:“搞基本建設和打仗一樣,要有戰略頭腦,既要高速度,更要質量好?!嗫旌檬 侵腹こ藤|量好。如果是工程質量不好,不能保證生產,就是‘少慢差費’。如果是投資和建設指標完成了,但工程質量不能夠保證使用,就是對黨的事業不負責任?!?br/>  就在這次電話會議上,賀龍要求國防工業所屬各系統,對基本建設的工程質量進行全面檢查,實事求是,切實糾正和解決建筑工程的質量問題。
      賀龍為切實解決成都兩廠的返修、重建問題。還委托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到成都坐鎮,并從成都軍區抽調了兩個工兵團、兩個運輸連,會同成都軍區和成都市委,從四川省和成都市又抽調施工隊伍。以快刀斬亂麻的氣勢,立即動工修建,羅總長幾次來成都督戰,嚴格把關,5年后,即1965年3月,當賀龍陪同朱德委員長和董必武副主席到大西南視察“三線”建設工程再赴蓉城時,他們又去了那兩個工廠??粗鵁ㄈ灰恍碌膹S房和停機坪上的飛機,賀龍叮囑道:“造這個飛機真是費工啊!工廠的政治工作,就是要落實到質量上,否則,就是空頭政治?!?br/>  浮夸的標語“示眾”三天
      1960年10月,賀龍和羅瑞卿率領中國軍事代表團訪問朝鮮,受到金日成和朝鮮軍民的熱誠歡迎。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中國政府答應給朝鮮的飛機卻未能如約送到。11月9日,在歸國的火車上。羅瑞卿建議先不回北京,到哈爾濱和沈陽飛機廠去看看,摸個究竟。賀龍一口答應了。
      14日上午,賀龍一行到哈爾濱飛機發動機制造廠視察。這個工廠的負責人13日下午接到通知,連夜準備了一本厚厚的匯報材料,還在總裝車間布置了一個小型實物展覽,掛滿了各種圖表。最引人注目的是掛在入口處的“前言”。
      賀龍走到“前言”處停住了腳步,仔細地看了一遍,看到上面所寫的“在省、市委和部、局正確領導下,勝利地完成了國家交給的各項任務”一句時,怔了一下。他沒有說什么,就走進展室,聽廠黨委書記念匯報稿。
      廠黨委書記剛讀了一段,賀龍便打斷了他的話:“請你講講目前產品的質量情況?!睍浾f:“產品質量情況,我還不清楚?!?br/>  賀龍問:“這幾年來,你們廠交付了多少臺合格的發動機?”
      書記答不上來,工廠的另一位負責人回答說:“我們廠3年還沒有交付過1臺合格的發動機?!?br/>  賀龍問道:“為什么?”
      沒有一個人回答。賀龍嚴肅地說:“3年了,投入那么多材料,合格的發動機還造不出來。你們知道制造發動機的材料是哪里來的嗎?這是全國人民省吃儉用,節約外匯買來的,被你們白白糟蹋了。要是人民知道你們這樣干,是不會饒恕你們的?!?br/>  小小展室,氣氛立刻緊張起來。賀龍雙手一按手杖站了起來,徑直走到“前言”下,指著上面寫的“在省、市委和部、局正確領導下,勝利地完成了國家交給的任務”這句話,對那位書記說:“你把我們當成什么人?對我們也不講實話。明明3年沒有出過1臺合格發動機,卻寫什么‘勝利完成了國家交給的任務’。這套做法不就是浮夸嗎?!”
      臨出廠時,賀龍的情緒已經平靜下來,他用和緩的口氣和藹地問那位書記:“你當黨委書記幾年了?”“6年了?!薄霸谶@個廠當了6年的黨委書記,匯報時卻講不出生產和質量情況。你要好好學習??!”
      書記點點頭,愧疚地說:“我們馬上把‘前言’撤下來”。賀龍用手杖指指工廠大門說:“先不要撤。要有勇氣把這個‘前言’放在工廠的大門口,‘示眾’三天,讓職工們看看?!?br/>  第二天,賀龍一行來到哈爾濱飛機制造廠。賀龍在總裝車間看到有一批飛機正在檢修,便問:“飛機的交付情況怎么樣?”
      廠黨委書記如實地回答:“幾年來還沒有交付1架合格的飛機?!?br/>  賀龍、羅瑞卿一聽,哪里也不去看了,徑直來到廠部會議室。這里已經坐滿了哈爾濱幾家軍工廠的廠長和黨委書記。一進會議室,賀龍便說:“今天把大家找來,主要是談談軍工產品的質量問題。首先請飛機制造廠的同志談談質量情況?!?br/>  制造廠的軍代表說:“這個廠制造的一架直升機,原來是準備贈送給越南胡志明主席的。但運到南寧后,因為質量有問題,沒有送出去。飛機上零件也是進口的?!彼f的這架飛機,是周恩來總理代表中國政府以“中國制造的產品”贈送給胡志明做專機用的。賀龍來廠前,只知道這架飛機質量不合格,卻不知道飛機主件還是蘇聯產品。
      賀龍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快,嚴肅地批評說:“裝的什么零件?又去送給誰?你們也看看對象?這種沒有志氣的做法,怎么也說不過去。我們是國際主義者,有義務支援兄弟國家,但是,必須用力所能及的東西去支援。要實事求是,不要欺騙。本來這種直升機已經是比較落后的型號。你們試制了3年,交付了幾架?”制造廠的一位負責人回答說:“還沒有交付1架合格的飛機?!?br/>  賀龍聽罷,嚴肅地說:“你們要為我們的國家,為我們的國防想想,為毛主席、少奇同志想想,要為總理、小平同志想想,你們對得起誰呢?你們是一個大廠,國家花了這么多錢,黨把這么重的擔子交給你們,可是你們幾年出不來合格的飛機,還這樣心安理得?”他又看看發動機廠負責人,接著說:“他們那個廠還在‘前言’里寫上‘勝利地完成了黨和國家交給的任務’。3年沒出合格的飛機發動機,給誰完成了任務?現在看來,整頓產品質量問題,靠修修補補是不行了,必須下決心同過去那一套錯誤做法‘一刀兩斷’,要采取徹底的辦法,重新來過!”
      “沒料到你們是搞假動作”
      1960年11月20日,賀龍一行來到沈陽飛機制造廠。自從聽了第一機械工業部部長趙爾陸匯報后,他一直關心著該產品的質量。他走進工廠總裝車間的大門,指著一排排飛機,問正在檢修的工人:“這些飛機的質量怎么樣?”
      工人們回答說:“修來修去,還是出不了廠!”
      賀龍看看車間的黑板,上邊“質量第一”四個字,是剛剛寫上去的,他摸了摸墻上“質量第一”四個字的標語,糨糊還沒有干。
      他轉身問總工程師:“飛機的質量究竟怎么樣?”
      總工程師回答說:“飛機的抖動問題還沒有解決,不能出廠?!?br/>  賀龍沒有再問什么,就直奔停機坪。這里停放著兩排銀白色的米格19殲擊機。由于故障沒有完全排除,一直停在那里,因而這個停機坪被工人謔稱為“養雞(機)場”。賀龍望望“養雞場”,心情沉重地對該廠負責人說:“這么多飛機擺著出不了廠,還在投料,還在追求總產值!全國六億八千萬人民寧可不吃肉,不吃雞,換回來的材料,你們卻把它做成超差品,怎么對得起全國人民?”
      “上次空軍接收的飛機,一架也不合格?!瘪v廠軍事代表插了一句。
      “???”賀龍吃了一驚,“上次聽說那架飛機合格了,我在電話會議上還說‘要發電報表示祝賀?!瓉硎且患芏疾缓细?,我們受騙了!”
      羅瑞卿氣憤地說:“你們敲鑼打鼓喊著捷報,我們聽了非常高興。我想,外國專家撤走了,我們自己也可以造飛機嘛!我見了毛主席、劉主席和周總理,見了元帥們都報告了,大家都挺高興,還給你們發了賀電。沒料到你們是搞假動作,瞞上??!”
      賀龍當即果斷地決定:“重新試制!不要采取改良的辦法。新的舊的要一刀兩斷,不要藕斷絲連。從圖紙、資料、工藝規程,從第一道工序,一直到出飛機,都要嚴肅認真?!?br/>  當天,賀龍一行又到了沈陽航空發動機制造廠。
      賀龍問廠長:“你們對引進的外文資料消化透了沒有?”
      廠長說:“前幾年,引進的資料一部分還沒有開箱,試制工作就已經開始了。我們把不斷更新的零件裝配到超音速飛機發動機上,結果不合格?!?br/>  賀龍說:“已經造出來的,要一件一件地檢驗,合格就要,不合格的就不要。要下這個決心。規章制度,不該改的就不改;過去改錯了的,要堅決改回來。我們講改革,是指改那些不合理的,不要把合理的也改掉了。在技術上一定要,先楷后草(學習書法必須先學楷書后學草書,這里指先易后難,先學后創),按原來的技術資料進行改正。未經試驗的,不能隨便改。我說的中心意思就這么一句:只許往前爬,不許往后退!相信你們一定能搞出合格的產品來?!?br/>  11月22日,賀龍召開沈陽地區軍工廠負責人匯報會。當他聽到這個地區存在著巨大浪費時,痛惜地說:“帝國主義對我們封鎖禁運,蘇聯撤走專家、撕毀合同卡我們,給我們造成很大困難,我們不該爭口氣嗎?我今年65歲了,只要叫我管事,我還要認認真真地管。何況你們還這樣年輕,更應該爭口氣嘛!”
      1965年7月25日至8月16日,賀龍又到東北視察。26日,他在沈陽飛機制造廠聽廠長陸綱說,今年飛機可以超產,新技術產品也可以按計劃交付。賀龍滿意地說:“嗯,現在和1960年大不一樣了。那次我來時,這兒里里外外都是‘雞(機)窩’?,F在嘛,才像個飛機制造廠?!彼叩絼倓偨M裝好的一架飛機旁,撫摸著光滑平整的機身和機翼,稱贊道:“你們做得好!”
      在賀龍擔任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的幾年間,中國的國防工業既能生產飛機、艦艇、坦克、槍炮和無線電器材等常規武器裝備,又能生產核武器、火箭、導彈、航天器材等尖端武器和技術裝備,形成了門類、品種比較齊全的國防工業體系,基本上實現了賀龍提出的建立一個獨立完整的現代化的國防工業體系的目標,為我國國防工業的進一步發展,打下丁堅實的基礎。(熊文全)
        (責任編輯:宋克杰)

    ? 白丝?大量?喷水,国产亚洲精品无码青草,亚洲岛国AV一区二区三区
  • <bdo id="uuusu"><noscript id="uuusu"></noscript></bdo>
  • <bdo id="uuusu"><center id="uuusu"></center></bdo>